奥斯卡·王尔德的《温夫人的扇子》

出版日期: 1892 文学时期: 维多利亚文学 类型: 讽刺文学

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的第一部大热剧作,即是1892年上演的《温夫人的扇子》(Lady Windermere’s Fan),这部喧闹的喜剧刻画上流社会的生活,剧情错综复杂,只有王尔德的连珠妙语才足以驾驭。故事虽异想天开,却赏心悦目:妻子怀疑丈夫在外有染,最后发现“外遇对象”竟是自己的生母。该剧一经上演,便在伦敦西区各大剧院风靡一时,王尔德也因此大赚一笔。《温夫人的扇子》虽有妙语隽言,却不单是为了娱乐大众,本质上这仍是一部讽刺社会的精妙作品,针对的正是维多利亚时代人们对妇女和性所抱有的伪善态度。其谋篇布局之精细,喜剧正剧间平衡拿捏之巧妙,也为王尔德后来的《理想丈夫》(An Ideal Husband)和《不可儿戏》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这两部传世之作开山辟路。

奥斯卡·王尔德

出生: 1854年10月16日 逝世: 1900年11月30日 职业: 作家、戏剧家
了解该作家

剧作背景

时间来到十九世纪九十年代初,当时快四十岁的奥斯卡·王尔德怎么看也成不了有名的剧作家。王尔德1854年出生于都柏林,后来在牛津大学读书,二十来岁时已经身兼业余诗人、讲师、批评家等职,还总衣着光鲜,活跃于城里各处;但王尔德其实一直渴望人们认可他的剧作。他创作的第一部戏剧,是1881年的悲剧《薇拉》(Vera),在纽约上演时遭遇惨败;第二部名为《帕多瓦公爵夫人》(The Duchess of Padua),是部严肃历史剧,用莎士比亚诗体写就,结果原定的女主角拒绝出演。因同性恋主题而引发众怒(有人甚至建议把此书烧了)的《道连·格雷的画像》The Picture of Dorian Gray,1890)令王尔德虽遭人白眼却也算有所成,他同时也凭借散文作品奠定了自己在文学界的一定影响,然而,因剧成名的命运似乎确实与他无缘。

最后,他听人劝说,开始创作喜剧。他对当时充满社会秘闻与离奇转折的法国戏剧兴趣十足,也读过十七世纪晚期令人捧腹的英国喜剧。鲜为人知的是,他还醉心于挪威作家亨利克·易卜生(Henrik Ibsen)对现实主义社会戏剧(social drama)进行的先驱性尝试,并发现只需稍作努力,哪怕是易卜生笔下最阴暗的主题,也可以改编得更具谐趣。1891年夏天,王尔德到英格兰北部的湖区旅行时,便着手创作《温夫人的扇子》,作品中很多人名的灵感正是来自周边地名:温夫人的名字取自附近的温德米尔湖(Lake Windermere),达林顿勋爵(Lord Darlington)则取自达勒姆郡的达林顿镇(Darlington, County Durham)。他把那年剩下的时间都倾注在这部剧本上,不断打磨对白,润色情节。

《温夫人的扇子》于次年二月在伦敦的圣詹姆斯剧院(St James’s Theatre)上演,并赢得了积极正面的反响。某报纸撰文称:“奥斯卡·王尔德先生简直天赋异禀,诙谐无双。”观众慕名而来,蜂拥入场。王尔德也终于获得了他朝思暮想的成功。

剧情梗概

该剧共分四幕,剧情涵盖时长不过二十四小时。第一幕始于年轻恩爱的温德米尔勋爵夫妇在伦敦住所的起居室。温夫人正为她二十一岁生日的舞会做准备,却听闻一则晴天霹雳的消息:自己的丈夫常拜访一位美丽神秘的中年女士——欧琳太太(Mrs. Erlynne),还给了她钱。温夫人十分震惊,使出全力要找出真相。而她丈夫却否认,说自己没有外遇。

第二幕则发生在当天晚上。温夫人和她的客人发现欧琳太太居然真的来参加舞会;更糟的是,似乎正是温德米尔勋爵(Lord Windermere)邀请了她。温夫人深感蒙羞,决定离开她的丈夫,转投新的爱人达林顿勋爵(Lord Darlington)的怀抱。与此同时,欧琳太太似乎决意要嫁给社交场上的一位富有的朋友——当然,维持她这种社交的经济来源正是温德米尔勋爵。

第三幕发生在达林顿勋爵家,温夫人离开丈夫后便在这里落脚。她为要不要回到丈夫身边而内心挣扎,欧琳太太却一路跟来,要她必须回去。温德米尔勋爵随后意外登场,温夫人则躲了起来,却错把扇子落在了桌子上。欧琳太太好心帮她藏好扇子,装作温夫人从没来过的样子。

最后一幕里,真相大白(起码部分事实大白)。大家发现欧琳太太正是温夫人的生母,但她在温夫人小的时候抛下了她,与另一个男人私奔,以致声名扫地。二十年后,她借化名再度现身,并威胁温德米尔勋爵,称她会将自己未死(温夫人一直坚信自己的生母已死)这一事实公之于众,让温德米尔家蒙羞。

然而,当这一切被揭露出来时,温夫人恰好不在,温德米尔勋爵决定保守秘密,以维系他们幸福的婚姻。同样,温夫人也决定不承认她险些私奔。欧琳太太则心满意得地离开英国,留下无数的谜团秘密。

“关于一位好女人的戏剧”(A Play About a Good Woman

初看之下,《温夫人的扇子》不过是一部娱乐性极佳的喜剧,剧中人物常以妙语交锋,许多佳句也得以流传:单恋温夫人的达林顿勋爵口中的“我们全掉在阴沟里,可是有些人却仰望着星光” [1],大概是王尔德最脍炙人口的名句之一,紧随其后的,就是同样出自达林顿伯爵的“什么东西我都能抵抗,除了诱惑” [2]。王尔德在《薇拉》中曾写道:“人生太严重了,不可能正正经经来讨论”[3] 。这似乎也是在说《温夫人的扇子》,特别是要理解它那牵强的剧情(如早期评论所说:“这则虚构的故事里,有太多明显的不可能。”)

但该剧可比“初看之下”要激进得多。《温夫人的扇子》成篇,距易卜生的《玩偶之家》(A Doll’s House)在英国首演仅两年。《玩偶之家》讲女主角舍夫弃子追求独立生活,这在当时激起了巨大争论,而《温夫人的扇子》也试着描绘了极为类似的主题,只是将故事包装成讽刺喜剧,而非原本严肃至极的情节剧。《温夫人的扇子》副标题为“关于一位好女人的戏剧”,剧情大胆想象:如果易卜生笔下的女主角是英国人,而非挪威人,会发生什么?如果时隔二十年,她趁女儿努力跻身伦敦名流社会之时突然回归,又会发生什么?如同王尔德的其他杰作,该剧主题确实相当严肃,但又不失一丝荒诞,此间平衡拿捏可谓相当到位。

性别政治与性别秘密

出生于爱尔兰的王尔德洞悉英国上层阶级的双重标准,尤其是他们对两性之间的“体面”与美德的态度——很多男人只要家丑不外扬,便可胡作非为无所顾忌,却在女人们鼓起勇气跳出传统的生活、婚姻时,用“堕落”来谴责她们。当时很多读者都认为,欧琳太太是个极度渴望逃离过去阴影的悲剧人物,但恰恰相反,她才是该剧真正的女主角,也有绝佳妙语(比如她告诉女儿:“理想是危险的东西。还是现实比较好。”)[4]。就此而言,她简直就是王尔德本人的翻版,尤其是要知道,王尔德正如欧琳太太,隐藏着有关自己爱情生活的秘密:《温夫人的扇子》上演三年后,王尔德因与一年轻男子恋爱而受审,被判入狱两年。出狱后,他流亡至巴黎,几年后在贫困中死去。

尽管王尔德早年成名是因为参与主张艺术应与社会脱钩、喊出“为艺术而艺术”口号的所谓“唯美主义”运动,但《温夫人的扇子》对英国上层社会的观察却深刻有力。正因该剧对它所嘲讽的社会刻画得入木三分,以极富天分而玩世不恭的笔法点出幸福婚姻的秘诀是夫妻互相隐瞒自己的秘密,它的喜剧效果才得以更上一层。

在之后创作的喜剧中,王尔德则将这类题材挖掘到了极致。《理想丈夫》以嘲弄的口吻告诉我们,大家认为“理想”的男人往往绝不理想,《不可儿戏》(一部“给正人看的闲戏”)则极力挖苦伦敦单身汉的双重生活和那花花公子般的可笑举止。王尔德最了不起的成就,或许就是让他那些腰缠万贯、衣着光鲜的时髦观众自己笑话自己,同时还意识不到自己正是玩笑的笑柄吧。

撰稿人:安德鲁·迪克森(Andrew Dickson)

文章翻译:郑瀚文

文章内容可通过“创作共享”版权许可(Creative Commons License)使用传播

木心的讲述:大英图书馆珍宝展

木心美术馆 | 2017/10/15 - 2018/01/14

“木心的讲述:大英图书馆珍宝展”将于10月15日至2018年1月14日在木心美术馆举行。展览旨在纪念中国诗人、文学家和艺术家木心先生以及他对英国文学的深厚热爱。

了解更多 查看全部展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