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女子足球的歷史

儘管女性參與足球運動的歷史與足球運動本身一樣久遠,但在英國,女子足球卻長期以來一直受到抵制。一起探索這項運動的起源,以及女性為爭取比賽權所付出的努力。

早期女子足球

早期文獻明確顯示,女性參與足球運動在英國擁有悠久的歷史。十八世紀晚期的記錄描述了東洛錫安(East Lothian)穆塞爾堡(Musselburgh)和因弗雷斯克(Inveresk)的女漁民參與的年度足球比賽。 [1] 這些描述表示,當時的女性以非正式的方式參與足球運動,與同一時期的男性基本相同。

十九世紀,英格蘭足球總會(The Football Association)成立;標準化比賽規則的建立,使得俱樂部之間的比賽在可行與不可行的問題上不再產生分歧。隨後到十九世紀零零年代末,由於這一足球比賽形式的普及,女性也試圖以與男性相同的方式創立女足俱樂部和女足聯賽。

然而,對女子足球的抵制也在滋生。與女性解放運動的其他領域一樣,因受到富裕階層的女性喜愛而取得些微進展,但一切讓女子足球成為——受到規範監管,乃至商業化的——運動形式的努力都遭到了否決。

首支正規女子足球隊

在十九世紀八十至九十年代間,這種掙扎也反映在最早成立的兩支女子球隊的抗爭過程中。新聞報導殘酷而輕蔑,一直聚焦於女性的外表、著裝和身體,這為後世對女足的討論奠定了基調。總而言之,足球是粗暴的男子比賽,永遠都不適合女性。

“不管是男性工人的宗教信仰,還是無產階級社區生活的紐帶,顯而易見,對許多人來說至關重要的一點是,足球就是男子氣概的代名詞。”[2]

“格雷厄姆夫人的十一人”(Mrs. Graham’s XI)被廣泛認為是英國首支女子足球俱樂部,由海倫·格雷厄姆·馬修斯(Helen Graham Matthews,化名“格雷厄姆夫人”參賽)於1881年在蘇格蘭建立。該球會首場有記錄的比賽,於1881年5月9日在愛丁堡的複活節路體育場舉行。一周後的一場比賽中,對女足比賽的抗議致使球場遭到暴力圍攻,比賽隨之取消。侵占球場的事件此後不斷發生,比賽一再被迫中斷。至此,早期建立女足聯賽的努力均以失敗告終。

第二支球會——“英國女子足球俱樂部”(British Ladies Football Club)由阿爾弗雷德·休伊特·史密斯(Alfred Hewitt Smith)於1894年前後組建,內蒂·霍尼鮑爾(Nettie Honeyball,亦為化名)擔任名義隊長。在蘇格蘭作家、女權主義者弗洛倫斯·迪克西女勳爵(Lady Florence Dixie)的讚助下,來自格雷厄姆夫人的十一人隊的海倫·馬修斯加入了該球會。

1894年,霍尼鮑爾刊登廣告招募球員。當被問及創立球會的動機時,她回答道:

“為什麼不行?女性難道不同男性一樣優秀嗎?我們女性長期以來遭受貶低,被視為劣等的第二性。這個問題縈繞在我腦海許久,既然男性可以踢足球,那麼女性亦可。”[3]

仍有許多人持懷疑態度。甚至尚未開賽,奚落嘲諷性質的報導便隨處可見。儘管有一部分人認為女人踢足球新奇有趣,充滿娛樂性而非威脅性,但批評質疑聲不外乎以下幾點共同之處:

  • 這不是一項適合女性身體的運動。許多人認為它對女性健康有害且過於危險
  • 女性的舉止禮節問題。從實用角度出發,女性必須身著“理性服飾”方可踢球
  • 女子足球甚至會收取門票而從中謀利賺錢的這一可能性,著實令人不安

最後,足球是一項“偉大的英國男子運動”,與男子氣概有著密不可分的內在聯繫,如今卻受到被女性侵占的威脅——這一概念是所有質疑論調的基礎所在,難以將其單獨分列出來。

當時許多報導率先提出了上述前三項質疑,並以最後一點情緒化地結尾,暗中烘托出一種強烈的情緒:

這是一項偉大的運動,男子漢的運動,廣受歡迎當之無愧。然而不能忘記的是,它是由體魄強健的年輕男人所創造並精進的運動,也只有體魄強健的年輕男人才能保證這一運動的延續。[4]

儘管面對種種非議,霍尼鮑爾仍宣布“英國女子足球俱樂部”將於1895年進行公開比賽。引發憤怒的焦點主要集中在球會收取門票的決定上:

新一代女性向足球協會方向發展的趨勢,尚未被納入對於擴展足球運動的估量之中。誠然,倘若我們的女性們提出要通過擊劍、足球和自行車來鍛煉四肢肌肉,但凡她們低調行事於幕後,便不會有人反對;但若像此次事件中,她們收取門票,並大肆參與這項由男性發明,且只有男性能踢得好的運動,那就太有所謂“先鋒俱樂部”[5]的味道了——這一俱樂部信奉並宣揚女性與男性同等權利的理論,然而一旦戰爭來臨兵戎相見,她們便會以性別為藉口逃避。[6]

比賽於1895年3月25日在倫敦亞歷山大宮附近舉行。 “英國女子足球俱樂部”一分為二,以“北隊”和“南隊”的名義對陣。 “北隊”最終以7:1的比分獲勝。

約有一萬人觀賽,還有數千人被拒之門外。媒體發表了貶低性質的報導:比賽很糟糕,穿著“道具服”的女人看起來很可笑,而且大多數觀眾顯然在中場休息時便百無聊賴地退場了。如此明確的偏見也令報導的其他內容站不住腳。大多數評論都在指責這項運動多麼不適合女性身體,以及因她們身著“理性服飾”而帶來的震驚。

霍尼鮑爾本人對球隊的描述則清晰明確,她們頻繁艱苦訓練——女性球員是由米爾沃爾隊的專業球員訓練的,這顯然與多數報導的內容不一致——這些報導稱女球員甚至不知道比賽規則。 “我們一直非常努力,比如我們每週訓練兩次,通常從下午一點開始直到天黑,但姑娘們都覺得這遠遠不夠。”[7]

霍尼鮑爾想讓球會繼續運營下去,但因缺乏支持,興趣漸消。與此同時,男足迅速發展成為世界上最受歡迎的運動。

“協會足球”:20世紀初

約二十年後,女足出現了戲劇般的複蘇,受歡迎的程度讓前一代人夢寐以求——但同樣地,偏見也很快重現。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以英格蘭北部和蘇格蘭城鎮工廠為主的女性工人,利用工作間隙踢球並開始組建球隊。當地民眾對女足的興趣愈發濃厚,並開始在城鎮的場地里安排固定比賽。

1915年,隨著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青壯年男性紛紛離家被徵入伍,(男子)足球總會(FA)因而暫停男子聯賽,女足在男足缺席的情況下蓬勃發展,人氣激增。在英格蘭足總的支持下,作為一種為戰爭籌款的方式,女足球會被允許使用聯賽場地進行比賽和訓練,女性球員也常得到男性球員和教練的幫助。女足比賽吸引了數以萬計的觀眾來到英格蘭各地球場觀賽。

當時《足球特刊》雜誌(Football Special Magazine)的相關報導突出了這一時期對女足的初始態度。女足與男足一樣在雜誌的中心位置得到專題報導,且無任何文字篇幅暗示女性踢球是異常或特殊的。周刊專欄“足球女孩”(The Football Girl)也對女足展開探討,並帶領讀者深入了解這項運動背後所付出的認真與努力。

隨著戰爭結束,男性從戰場歸國,女足比賽的受歡迎程度卻並未減弱。 1920年節禮日,在古迪遜公園(埃弗頓足球俱樂部的主場)舉行的一場破紀錄的比賽中,英格蘭最頂尖的兩支女子球隊——“迪克,克爾女足俱樂部”(Dick, Kerr Ladies)對陣“聖海倫女足俱樂部”(St Helens Ladies),場內吸引了5.3萬名球迷,還有超過1萬名觀眾被拒之門外。

英國各地都成立了大量的女足俱樂部。據報導,至1921年,英格蘭所有主要集鎮都組建了本地的女足俱樂部,而城市則通常有數個女足俱樂部。要求進一步建立正規女足的運動就此展開——慈善募捐與觀賞性質的比賽遠遠無法滿足激增的需求,從而直指設立女足聯賽與相關監管機構,並將女子足球職業化。

1921年女足禁令

一戰結束後,女足的持續成功對男足構成了威脅。男足同級別的聯賽遠遠無法吸引同等數量的觀眾與頭條新聞的關注。儘管籌款性質的女足比賽在戰時廣受歡迎(僅“迪克,克爾女足俱樂部”便募集到相當於數百萬英鎊的資金),但普遍觀點認為,現在到女人該離開球場的時候了。甚至有人指責女足球會不正當地花費了慈善事業籌措的資金,用以支付女性球員的出場費。讓女人踢球是一回事,可一旦給她們支付報酬並從本質上使這項運動職業化,對很多人而言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因此1921年12月,英格蘭足總宣布禁止女性參與足球比賽與使用聯賽場地和設施。頒布禁令的理由是所謂女足的財務醜聞,但足總委員會對女子體育項目大體上的厭惡態度不言自明。部分決議內容如下:

基於對女性踢足球的投訴,理事會認為有必要表達強烈意見,即足球運動非常不適宜女性,不應受到鼓勵。[8]

這種認為足球不適合女性身體的觀點充斥於當時的媒體報導中。例如,一位醫生在接受《伯明翰每日公報》(Birmingham Daily Gazette)採訪時表示,踢球的動作是“對女性而言太過生硬”,並由此得出結論:“……正如女性的體格比男性更為圓潤,她們的動作也應更圓潤,少做一些尖銳的運動”。[9]

這項禁令帶來了毀滅性的影響。聯賽的足球俱樂部禁止女性球員進入球場,註冊裁判也被禁止參與女足比賽。不出所料,女足運動由於缺乏設施無以為繼,此前所建立的信譽毀於一旦。有人試圖像以前一樣召集並繼續女足比賽,但致命一擊已然發生。

女性在接下來的幾十年間繼續參與足球比賽,然而令人遺憾的是,對這段時期內女子足球運動的了解或留下的記錄是如此之少。英格蘭本有機會創立世界上最悠久且最成功的女足聯賽之一,而一切都被碾得粉碎。

英格蘭足總1971年才正式解除女足禁令,而禁令已對女足運動造成嚴重損害,亟需數代人的不懈努力方可重整旗鼓。直至2018年,英格蘭才擁有了第一個完全職業化的女足聯賽。

文字版權 © Eleanor Dickens

文章翻譯: 吳嫻敏

文章校對: 李婉珺

撰稿人: 埃莉諾·狄更斯(Eleanor Dickens)

埃莉諾·狄更斯來自大英圖書館當代檔案和手稿部門,是政治與公共生活相關領域的策展人。她的批評和研究領域為女性歷史及更廣泛層面的政治抗議和運動。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