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女子足球的历史

尽管女性参与足球运动的历史与足球运动本身一样久远,但在英国,女子足球却长期以来一直受到抵制。一起探索这项运动的起源,以及女性为争取比赛权所付出的努力。

早期女子足球

早期文献明确显示,女性参与足球运动在英国拥有悠久的历史。十八世纪晚期的记录描述了东洛锡安(East Lothian)穆塞尔堡(Musselburgh)和因弗雷斯克(Inveresk)的女渔民参与的年度足球比赛。[1] 这些描述表示,当时的女性以非正式的方式参与足球运动,与同一时期的男性基本相同。

十九世纪,英格兰足球总会(The Football Association)成立;标准化比赛规则的建立,使得俱乐部之间的比赛在可行与不可行的问题上不再产生分歧。随后到十九世纪零零年代末,由于这一足球比赛形式的普及,女性也试图以与男性相同的方式创立女足俱乐部和女足联赛。

然而,对女子足球的抵制也在滋生。与女性解放运动的其他领域一样,因受到富裕阶层的女性喜爱而取得些微进展,但一切让女子足球成为——受到规范监管,乃至商业化的——运动形式的努力都遭到了否决。

首支正规女子足球队

在十九世纪八十至九十年代间,这种挣扎也反映在最早成立的两支女子球队的抗争过程中。新闻报道残酷而轻蔑,一直聚焦于女性的外表、着装和身体,这为后世对女足的讨论奠定了基调。总而言之,足球是粗暴的男子比赛,永远都不适合女性。

“不管是男性工人的宗教信仰,还是无产阶级社区生活的纽带,显而易见,对许多人来说至关重要的一点是,足球就是男子气概的代名词。”[2]

“格雷厄姆夫人的十一人”(Mrs. Graham’s XI)被广泛认为是英国首支女子足球俱乐部,由海伦·格雷厄姆·马修斯(Helen Graham Matthews,化名“格雷厄姆夫人”参赛)于1881年在苏格兰建立。该球会首场有记录的比赛,于1881年5月9日在爱丁堡的复活节路体育场举行。一周后的一场比赛中,对女足比赛的抗议致使球场遭到暴力围攻,比赛随之取消。侵占球场的事件此后不断发生,比赛一再被迫中断。至此,早期建立女足联赛的努力均以失败告终。

第二支球会——“英国女子足球俱乐部”(British Ladies Football Club)由阿尔弗雷德·休伊特·史密斯(Alfred Hewitt Smith)于1894年前后组建,内蒂·霍尼鲍尔(Nettie Honeyball,亦为化名)担任名义队长。在苏格兰作家、女权主义者弗洛伦斯·迪克西女勋爵(Lady Florence Dixie)的赞助下,来自格雷厄姆夫人的十一人队的海伦·马修斯加入了该球会。

1894年,霍尼鲍尔刊登广告招募球员。当被问及创立球会的动机时,她回答道:

“为什么不行?女性难道不同男性一样优秀吗?我们女性长期以来遭受贬低,被视为劣等的第二性。这个问题萦绕在我脑海许久,既然男性可以踢足球,那么女性亦可。”[3]

仍有许多人持怀疑态度。甚至尚未开赛,奚落嘲讽性质的报道便随处可见。尽管有一部分人认为女人踢足球新奇有趣,充满娱乐性而非威胁性,但批评质疑声不外乎以下几点共同之处

  • 这不是一项适合女性身体的运动。许多人认为它对女性健康有害且过于危险
  • 女性的举止礼节问题。从实用角度出发,女性必须身着“理性服饰”方可踢球
  • 女子足球甚至会收取门票而从中谋利赚钱的这一可能性,着实令人不安
  • 最后,足球是一项“伟大的英国男子运动”,与男子气概有着密不可分的内在联系,如今却受到被女性侵占的威胁——这一概念是所有质疑论调的基础所在,难以将其单独分列出来。

当时许多报道率先提出了上述前三项质疑,并以最后一点情绪化地结尾,暗中烘托出一种强烈的情绪:

这是一项伟大的运动,男子汉的运动,广受欢迎当之无愧。然而不能忘记的是,它是由体魄强健的年轻男人所创造并精进的运动,也只有体魄强健的年轻男人才能保证这一运动的延续。[4]

尽管面对种种非议,霍尼鲍尔仍宣布“英国女子足球俱乐部”将于1895年进行公开比赛。引发愤怒的焦点主要集中在球会收取门票的决定上:

新一代女性向足球协会方向发展的趋势,尚未被纳入对于扩展足球运动的估量之中。诚然,倘若我们的女性们提出要通过击剑、足球和自行车来锻炼四肢肌肉,但凡她们低调行事于幕后,便不会有人反对;但若像此次事件中,她们收取门票,并大肆参与这项由男性发明,且只有男性能踢得好的运动,那就太有所谓“先锋俱乐部”[5]的味道了——这一俱乐部信奉并宣扬女性与男性同等权利的理论,然而一旦战争来临兵戎相见,她们便会以性别为借口逃避。[6]

比赛于1895年3月25日在伦敦亚历山大宫附近举行。“英国女子足球俱乐部”一分为二,以“北队”和“南队”的名义对阵。“北队”最终以7:1的比分获胜。

约有一万人观赛,还有数千人被拒之门外。媒体发表了贬低性质的报道:比赛很糟糕,穿着“道具服”的女人看起来很可笑,而且大多数观众显然在中场休息时便百无聊赖地退场了。如此明确的偏见也令报道的其他内容站不住脚。大多数评论都在指责这项运动多么不适合女性身体,以及因她们身着“理性服饰”而带来的震惊。

霍尼鲍尔本人对球队的描述则清晰明确,她们频繁艰苦训练——女性球员是由米尔沃尔队的专业球员训练的,这显然与多数报道的内容不一致——这些报道称女球员甚至不知道比赛规则。“我们一直非常努力,比如我们每周训练两次,通常从下午一点开始直到天黑,但姑娘们都觉得这远远不够。”[7]

霍尼鲍尔想让球会继续运营下去,但因缺乏支持,兴趣渐消。与此同时,男足迅速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运动。

“协会足球”:20世纪初

约二十年后,女足出现了戏剧般的复苏,受欢迎的程度让前一代人梦寐以求——但同样地,偏见也很快重现。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以英格兰北部和苏格兰城镇工厂为主的女性工人,利用工作间隙踢球并开始组建球队。当地民众对女足的兴趣愈发浓厚,并开始在城镇的场地里安排固定比赛。

1915年,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青壮年男性纷纷离家被征入伍,(男子)足球总会(FA)因而暂停男子联赛,女足在男足缺席的情况下蓬勃发展,人气激增。在英格兰足总的支持下,作为一种为战争筹款的方式,女足球会被允许使用联赛场地进行比赛和训练,女性球员也常得到男性球员和教练的帮助。女足比赛吸引了数以万计的观众来到英格兰各地球场观赛。

当时《足球特刊》杂志(Football Special Magazine)的相关报道突出了这一时期对女足的初始态度。女足与男足一样在杂志的中心位置得到专题报道,且无任何文字篇幅暗示女性踢球是异常或特殊的。周刊专栏“足球女孩”(The Football Girl)也对女足展开探讨,并带领读者深入了解这项运动背后所付出的认真与努力。

随着战争结束,男性从战场归国,女足比赛的受欢迎程度却并未减弱。1920年节礼日,在古迪逊公园(埃弗顿足球俱乐部的主场)举行的一场破纪录的比赛中,英格兰最顶尖的两支女子球队——“迪克,克尔女足俱乐部”(Dick, Kerr Ladies)对阵“圣海伦女足俱乐部”(St Helens Ladies),场内吸引了5.3万名球迷,还有超过1万名观众被拒之门外。

英国各地都成立了大量的女足俱乐部。据报道,至1921年,英格兰所有主要集镇都组建了本地的女足俱乐部,而城市则通常有数个女足俱乐部。要求进一步建立正规女足的运动就此展开——慈善募捐与观赏性质的比赛远远无法满足激增的需求,从而直指设立女足联赛与相关监管机构,并将女子足球职业化。

1921年女足禁令

一战结束后,女足的持续成功对男足构成了威胁。男足同级别的联赛远远无法吸引同等数量的观众与头条新闻的关注。尽管筹款性质的女足比赛在战时广受欢迎(仅“迪克,克尔女足俱乐部”便募集到相当于数百万英镑的资金),但普遍观点认为,现在到女人该离开球场的时候了。甚至有人指责女足球会不正当地花费了慈善事业筹措的资金,用以支付女性球员的出场费。让女人踢球是一回事,可一旦给她们支付报酬并从本质上使这项运动职业化,对很多人而言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因此1921年12月,英格兰足总宣布禁止女性参与足球比赛与使用联赛场地和设施。颁布禁令的理由是所谓女足的财务丑闻,但足总委员会对女子体育项目大体上的厌恶态度不言自明。部分决议内容如下:

基于对女性踢足球的投诉,理事会认为有必要表达强烈意见,即足球运动非常不适宜女性,不应受到鼓励。[8]

这种认为足球不适合女性身体的观点充斥于当时的媒体报道中。例如,一位医生在接受《伯明翰每日公报》(Birmingham Daily Gazette)采访时表示,踢球的动作是“对女性而言太过生硬”,并由此得出结论:“……正如女性的体格比男性更为圆润,她们的动作也应更圆润,少做一些尖锐的运动”。[9]

这项禁令带来了毁灭性的影响。联赛的足球俱乐部禁止女性球员进入球场,注册裁判也被禁止参与女足比赛。不出所料,女足运动由于缺乏设施无以为继,此前所建立的信誉毁于一旦。有人试图像以前一样召集并继续女足比赛,但致命一击已然发生。

女性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间继续参与足球比赛,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对这段时期内女子足球运动的了解或留下的记录是如此之少。英格兰本有机会创立世界上最悠久且最成功的女足联赛之一,而一切都被碾得粉碎。

英格兰足总1971年才正式解除女足禁令,而禁令已对女足运动造成严重损害,亟需数代人的不懈努力方可重整旗鼓。直至2018年,英格兰才拥有了第一个完全职业化的女足联赛。

文字版权 © Eleanor Dickens

文章翻译: 吴娴敏

文章校对: 李婉珺

撰稿人: 埃莉诺·狄更斯(Eleanor Dickens)

埃莉诺·狄更斯来自大英图书馆当代档案和手稿部门,是政治与公共生活相关领域的策展人。她的批评和研究领域为女性历史及更广泛层面的政治抗议和运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