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华兹华斯的《我孤独地漫游,像一朵云》

出版日期: 1807 文学时期: 浪漫主义时期 类型: 浪漫主义诗歌

本诗又名《水仙》(‘Daffodils’),是英国最著名、最精美的“浪漫主义”诗歌之一。虽然诗行内容与地上的现实世界紧密相连(像是花、水、风),但诗文本身仿佛是天上的清音。华兹华斯(William Wordsworth)决心要给诗歌一片幻想的空间,突破真实世界的局限,探索多种元素(大地、水和空气)间的和谐共鸣,并在诗篇高潮中突破时间和人类思想的极限。

威廉·华兹华斯

出生: 1770年4月7日 逝世: 1850年4月23日 职业: 桂冠诗人
了解该作家

《我孤独地漫游,像一朵云》(‘I Wandered Lonely as a Cloud’)应创作于1804至1807年间,但灵感源自于两年前的1802年4月15日,或更早。那天,威廉·华兹华斯在湖区(Lake District)沿怀河(Ullswater)格林可因湾(Glencoyne Bay)散步。尽管耳熟能详的是诗歌首行“我孤独地漫游,像一朵云”,华兹华斯实际上有妹妹多萝西作陪散步。多萝西在日记里对这段散步的记载是华兹华斯创作本诗的起点:

我们在格巴洛(Gowbarrow)公园旁的树林里,见水边有几株水仙,我们猜是湖水把花种带到岸边,繁衍出了这片小小的水仙国——但我们继续走着,看到的水仙越来越多,最后,在树丛的华盖下,我们眼前聚集长长的一片,紧挨着岸,像乡间的马路那么宽。我从未见过这么美丽的水仙,它们长在青苔石缝里,星罗棋布,有几丛仿佛倦了,把头枕在石头上,余下的把自己交给湖面的风,仿佛真的在笑,欢欣无比,随风旋转、舞动,跳个不停,一刻不休。风来自湖面,径直奔向它们。稍高处有一些零星落单的水仙,但不影响那片繁茂的黄色银河的简单、完整和生机——我们歇了又歇。河湾的风很大,我们能听到来自多个距离的风浪声,周围全是水,就像大海。

《我孤独地漫游,像一朵云》;朗诵者:奥利弗·福特·戴维斯、贾斯珀·布里顿;音频由 Naxos Audiobooks 提供。

抄本

致印刷者

(在诗篇(归入“我的心绪”部份)“他们……

《阳春三月作》之后,请按顺序排入下面两首,后面的诗篇依次排序)

我孤独地漫游

我独自漫游,像山谷上空
悠然飘过的一朵云霓,
蓦然举目,我望见一丛
金黄的水仙,缤纷茂密;
在湖水之滨,树阴之下,
正随风摇曳,舞姿潇洒。

连绵密布,似繁星万点
在银河上下闪烁明灭,
这一片水仙,沿着湖湾
排成延续无尽的行列;
一眼便瞥见万朵千株,
摇颤着花冠,轻盈飘舞。

湖面的涟漪也迎风起舞,
水仙的欢悦却胜似涟漪;
有了这样愉快的伴侣,
诗人怎能不心旷神怡!
我凝望多时,却未曾想到
这美景给了我怎样的珍宝。

从此,每当我倚榻而卧,
或情怀抑郁,或心境茫然,
水仙呵,便在心目中闪烁——
那是我孤寂时分的乐园;
我的心灵便欢情洋溢,
和水仙一道舞踊不息。[1]

遐想同一片岸石,
笼罩着皑皑飘雪,
何等盛景!银镯如炽!

《我孤独地漫游,像一朵云》的手稿

诗稿为三个六行诗节,每节为ABABCC韵式,除一处修改外(第四行“host”是后来添加的),其余为誊清稿(即无修订终稿)。诗集中的诗篇是分批交稿的,在页头,华兹华斯给印刷商写了备注,标明这首诗的具体位置:他要求该诗归入“我的心绪”(Moods of my own mind)部份,放在《阳春三月作》(The Cock is Crowing)之后。

有趣的是,当1815年该诗随诗集《想象之诗》(Poems of the Imagination)再版,华兹华斯做了一些改动。其中最为重大的变化,是在第一和第二诗节之间新增一行。

1806到1807年间,华兹华斯把诗集手稿分批寄给出版商“朗文、赫斯特、里斯和奥姆”(Longman, Hurst, Rees and Orme),《我孤独地漫游,像一朵浮云》是其中一篇。

其他诗篇的手抄稿出自三人之手:华兹华斯本人、他的妻子玛丽·哈钦森(Mary Hutchinson),以及玛丽的姐妹萨拉。所以手稿中会出现不同的笔迹。纸张研究表明,有很多页都裁自同一张大开纸。

华兹华斯和湖区

1770年4月7日,华兹华斯生于坎伯兰郡(Cumberland)科克茅斯镇(Cockermouth)。湖区的美景对他的诗歌创作贡献良多,他的诗歌也大大改变了公众对英格兰那一带地区的认识。

他的妹妹,也是他一生的好伙伴,多萝西,生于1771年。因父母早逝,两人皆受到亲戚照顾。1787到90年间,威廉在剑桥求学,放假时常在湖区地带散步,或徒步穿越法国去阿尔卑斯。

1795年,威廉和多萝西在英国西南部安家,在那里结识塞缪尔·泰勒·柯勒律治,并与他一同发表《抒情歌谣集》(Lyrical Ballads,1798),其中就有“撰于廷腾寺数英里之上的诗行”。但他们离开湖区的日子并不长,1799年,华兹华斯和多萝西返回挚爱的湖区,在格拉斯米尔湖(Grasmere)边定居。那里的生活为华兹华斯的一些最杰出的诗篇带来灵感,包括《我孤独地漫游,像一朵云》和《永生的信息》(‘Ode: Intimations of Mortality’),以及散文作品《记英格兰北部湖泊美景》(A Description of the Scenery of the Lakes in the North of England,1822)。

1813年,华兹华斯搬到瑞德山(Rydal Mount)安布塞德(Ambleside),继续诗歌创作,《漫游》(The Excursion,1814)和《达顿河》(The River Duddon,1820)都是那个时期的作品,但这些晚期作品格调保守,令其思想激进的友人不快。华兹华斯死于1850年4月23日,葬在格拉斯米尔教堂墓地。他从1798年开始创作的自传体诗篇《序曲》(The Prelude)在其辞世后不久便出版。

返回顶部